云光光啊

倚楼听风雨

PU 这些年啊(一)

现代AU,建筑生,年龄差五岁,一个大一,一个研一

陪伴成长然后相爱的故事

ooc,一堆私设

平行世界,平行世界,平行世界。不要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我爱他们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最近脑子很晕,有bug欢迎指正哦~

 

希望别被屏蔽了,我这么清水。

 

(一)

这一年的暑假快要过去了,A城的夏末依旧燥热,周雨却要离开这个城市去C城上研究生了。

 

 

学校所在的地方离故乡很远,和他上本科时的学校不在一个城市,他原本还对未知的陌生有些担心,好在楼下的樊振东也考上了这个学校的本科,同样学的建筑。两个人一起,漫长的路途也不会过于孤单了。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到楼下的樊振东家,小胖给他开了门,周雨看到他在收拾行李:“我正说要过来帮你收拾收拾呢,你看看你又把空调开这么凉,着凉了怎么办。眼看着要开学了,c城那边比家里可热多了,你到时候怎么受得了。”

 

 

“没事儿,雨哥,我胖,冻不着。我都这么大了,你怎么比我妈还唠叨。”樊振东边笑出大小眼边说着。

 

 

周雨白了他一眼,很想上手掐一掐小胖子的脸,他觉得这个弟弟现在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周雨发现自己很多年如一日的为这个弟弟操着心,他们是邻居,父母是朋友,可是他们却都很忙,回忆起来,双方的父母总有出不完的差和干不完的工作,他总是很照顾这个弟弟,一天一天的操着心、绊着嘴。

 

 

其实这个弟弟明明乖得让人心疼,自己却总是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想到这里周雨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雨哥啊,过两天我爸妈回来,说是开学前庆祝下,你记得来我家吃饭啊。”

 

 

“没问题,哎对了,你这羽绒服不用带了,那边没那么冷,冬天都到不了零下。厚睡衣要带,屋子里没有暖气,冬天睡觉冻死人……”

 

 

周雨觉得这种感觉很美妙,比他自己给自己收拾行李还美妙。有个人要把他走过的路再走一遍,他们可以互相陪伴着,往前走出更好的路来。

 

 

而这一路的牵挂和陪伴,一定是温暖而柔软的,他想。

 

 

 

 

 

一转眼就到了樊振东所说的吃晚饭的那天晚上,两家人在小胖家里涮羊肉,开着空调依旧吃的满头是汗。两家人都开心,喝了不少的酒,饭吃到好晚,周雨也懒得回家了,和樊振东在他屋里的床上摊着。

 

 

周雨歪着脑袋靠着墙,喝了酒的他眼睛格外的亮,樊振东盯着他看超不过半分钟视线就要转移一下,他总是觉得很热,身上也热心里也热,要不是周雨怕冷,此时此刻的他想把空调再开低一点。

 

 

樊振东是一个早熟而通透的孩子,两个人虽然相差五岁,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说不完的话。这天更是聊起来也忘记了时间,很晚了两个人却越聊越兴奋。聊到半夜下起了雨,外面很安静,却有响声,像轻音乐一样给天地间的月色伴奏着。周雨越说话越困,一歪脑袋,靠着半个枕头睡着了。

 

 

樊振东看着睡着了的周雨,脑海里很多思绪呼啸而过。

 

 

他回想起自己这一整个青春期,时光仿佛一下子呼啦啦就过去了。12岁的时候他和父母搬到这个小区里,第一顿乔迁饭就是和楼上的漂亮小哥哥一起吃的。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周雨,17岁的周雨像一棵小白杨一样站在夕阳洒满光亮的窗边,樊振东从未在谁身上见过那样明亮的眼睛。

 

 

后来周雨去了另一座城市上大学,可是每个暑假,他们总是耗在一起。他的父母拜托周雨给看着点孩子,帮着辅导点功课,因为两家的父母都工作忙,两个孩子总是没事儿了待在一起,晃晃悠悠的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他们两家总在一起吃饭,北方人豪爽,总是撺掇着喝酒。周雨成年后总被逼着喝两杯,他酒量很差,所以一般也不愿意喝多。他记得周雨第一次喝多是在自己16岁那年,那是他上高中之后第一次拿了年级第一,他记得那天周雨说了好多好多话,比平时说的还多。

 

 

周雨那天特别高兴,看起来比自己拿了奖学金还高兴,一时就喝多了。他喝多了就开始晃来晃去,脸上开始泛红,眼睛亮的吓人。樊振东记得那天周雨搂着他肩膀,嘴里不停的说着话:“小胖啊,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看你脑子这么好,又这么努力,肯定能考上一个很好的大学的,你看你天天考第一,你真是雨哥的小英雄啊……”他感觉他的呼吸喷到他的脖子上,除了纯粹的热度之外,他的心尖又酝酿出一点别的什么东西。直觉告诉他,那种东西,是危险却甜美的。

 

 

周雨一下一下捏着他的脸:“啊哈哈,小胖好可爱啊,啊哈哈……”,周雨把他当成个孩子,可是嘟嘟囔囔的样子比他还像个孩子。

 

 

这时樊振东看了周雨一眼,周雨的眼神很迷离,可是又因为眼睛太大了,显现出一种迷蒙的明亮,像下雨时坐在车里看窗外的光亮的感觉。他直视着周雨眼睛,深深看了一眼,只一眼,他就不敢再去直视他了,他只能嗯嗯啊啊的回答着周雨的胡言乱语。

 

 

从那天起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那天,他做了人生中第一个有周雨却难以启齿的梦。梦里有周雨性 感的喉结,和撒着汗水的腿,还有一些他不敢细思的东西。

 

 

从那天起,很多时候周雨离他很近很近说话的时候,他总是习惯性的望着远方,他害怕和他长时间的对视,他害怕暴露了自己的秘密。他开始不像原来那样和周雨有那么多的肢体接触,很多东西慢慢的在他心里越来越不一样了。

 

 

在他漫长而飞快走过的青春期里,他很喜欢和周雨打电话,很喜欢听他的声音。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周雨的声音永远都是温润而让他心安的,他的声音让他枯燥的学习生活不再那么孤独。

 

 

那时他总觉得,自己可以仗着自己年龄小,无所畏惧的撒娇,他当时就在想,如果我长大了,还可以这么撒娇么,他转念一想,自己长大了,就可以更加有勇气的喜欢他了。

 

 

 

 

 

突然窗外打雷了,把他的思绪拉回到今夜。他此时此刻就躺在他身边,他不知道他有没有和他一样的心事。安静的屋子里,樊振东听着他的呼吸声和雨声,看着他睡着的容颜,嘴角一点一点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翘了上去。

 

 

他慢慢凑近周雨,他觉得他的小雨哥哥长得真像天使啊,尤其是他安静下来的时候。他盯着他的睫毛看了很久,情不自禁轻轻用手碰了一下,睫毛微微颤抖,仿佛春天第一朵刚刚开的花儿。

 

 

他感受到周雨因为离自己过于近而扑在自己脸上的呼吸,灼 热而温情。他把头埋进周雨的肩膀的上方,脑袋蹭着他的脖子,像只小熊一样深深地吸了口气,用鼻子拱了拱他的蜂蜜罐,蜂蜜罐哼哼唧唧的半梦半醒:“不早了,睡吧胖儿……”。小熊搂住他的蜂蜜罐,深深呼吸着蜂蜜罐身上只有他才能闻到的香甜气味。

 

 

周雨迷迷瞪瞪的微微睁开眼睛笑了笑说:“多大了还撒娇。”声音黏黏糊糊的。可是周雨还是把自己的一只胳膊也搭在他身上,轻轻地、下意识地拍着小熊,一下一下的。

 

 

怎么跟哄孩子似的,樊振东又点想笑。

 

 

好久没有抱抱我的蜂蜜罐啦,明天醒了雨哥如果笑话我,我就说我今天喝多了忘了今天几岁啦,哼。小熊甜甜的想着,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