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光光啊

倚楼听风雨

PU 指尖的温度

平行世界,平行世界,平行世界

不要上升真人

 

 

(他们的击掌太让我心动)

 

散文风(或许吧),不知所云且短。

 

 

 

 

两个人击掌的时候,指尖会接触多久,两秒?一秒?或者更短?

 

 

樊振东和周雨从认识到现在,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和他击过多少次掌。

 

 

击掌的方式有很多种,有“啪”的一声拍上的,发出清脆的响声,指尖会有一点点震麻了的余韵。还有轻轻碰到一起,就像两只相互依偎的倦鸟疲惫之时互相轻蹭羽毛,然后就又有了飞翔的勇气。更或者击着击着掌就交缠的握在了一起,柔软的掌心里是无言的温暖。

 

 

樊振东觉得周雨的手很好看,可是他周雨自己却意识不到。不过,或许浑然不知的美才是最惊人的。周雨的手像雪豹的的爪爪,休息的时候看起来绵软而毛茸茸,关键时刻却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辛苦了一天的时候,樊振东总是入睡很快,梦里有异国的风,有球击打、落地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有人群的簇拥和喝彩,还有他们最兴奋和最难过的时候击掌之后的相视一笑,有周雨掌心清晰而温柔的纹路。

 

 

他们的击掌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鼓励,是一种无言的关心和浪漫。

 

 

我碰到你的指尖,我碰到你的心,我参与你的人生,你融化我的失落,你温暖我的喜悦,你给我无限的力量。

 

 

很多时候,樊振东都会想,一个人究竟需要经历多少的长夜与荒谬,究竟要流下多少汗水和泪水,究竟要目睹多少的意难平,究竟要压抑多少次想狂欢的喜悦,才能走到最后的枝繁叶茂,才配得上真正的无怨无悔。

 

 

究竟你的指尖触碰到我多少次,究竟你的手握住我多少次,才让我成了我,你成了你,才让我们有了这样好的一路风光。

 

 

或许真的是这样,这世间顶顶美好灿烂的东西,真的需要用超乎常人的忍耐和汗水才能的来。在每一个输球了之后意难平的夜晚,在每一次自我怀疑徘徊不定的时候,想一想周雨指尖和掌心的温度,他的心就会安然踏实一些。

 

 

如果这种时候他刚好身边,不管是不是一身汗,他都要蹭过去和他击掌。皮肤相触,好像他的爱意与关心就可以通过指尖传递到自己身体之中,就像注入一股暖流。这样的慰藉不露骨、不夸张,是一种隐秘的缠绵。

 

 

在喧闹的车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在许多个黎明和数不清的黄昏,在起程和归程的大巴上,在列日炙烤的操场和金色的沙滩,在无数个触手可及的地方,都可以拉起他的手,都可以触碰他的温度。

 

 

是有多幸运,可以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身边。

 

 

樊振东很喜欢陈奕迅的《无条件》,里面有句歌词:“幸得伴着你我,是窝心的自然。

 

 

每次听到这句歌词,他总会想到那个眼睛亮亮的哥哥,想着哥哥拉着自己的手就这样不知不觉的长大,想着他们若干年前的起点和没有终点的远方,然后脸上浮起会心而释怀的笑容。

 

 

是啊,你指尖的温暖,是我窝心的自然。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