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光光啊

倚楼听风雨

PU 嘟嘟嘴

PU   嘟嘟嘴

平行世界,平行世界
不要上升真人
错的地方都是我瞎编的

我超喜欢看小熊猫噘嘴巴啦,全天下的甜甜都比不过他。

依旧不知所云

正文:


如果一个人可爱,那么他把嘴巴噘起来会不会更可爱?

如果一个人你宠他爱他,那么他把嘴巴嘟起来冲你撒娇你会不会整个心都融化?

在这个问题上,周雨的回答是肯定的。无论是很多年前樊振东是个小团子的时候,还是很多年后樊振东变成了大团子,周雨每次看到他有意的或者无意的嘟起嘴巴,他都会觉得或许是森林里什么毛绒动物成精了,他都会不由自主的用更柔和的声音和樊振东说话。

在这种时候,樊振东提出的不算无理的要求便轻而易举的被答应。

比如一起去火锅店的时候,他嘟起嘴巴认真的看菜单求他:“雨哥雨哥我们吃这个好不好。”。比如返程的大巴上,嘟着嘴巴说:“太累了让我靠一下好不好。”。再比如,把自己的衣服当作擦汗的毛巾,也不挑地方随手就抹的时候。只要看到他噘起嘴巴,或者再黏乎乎的叫上几声雨哥,周雨就很难把拒绝的话说出口。

这些年,周雨看着小团子越长越大,越来越沉稳,他会有一种奇妙的骄傲感,感激岁月让他家的小团子变得这样好,也感慨岁月的行走的速度之快。

可每当看到他噘起嘴巴的时候,看到他喝水时鼓起嘴巴像一个小汤圆的时候,就仿佛回到了初见的很多年前,仿佛这些年的时光从来都没有流走过,那一刻他会觉得很多最纯真的东西从不曾改变。

天赋异凛,又有一颗赤子之心,谁会不觉得他可爱。再加上他舍得去付出,沉得住气去走一步一步的人生,那种心尖上的怜爱又化成一种佩服。

很多人说樊振东少年老成,说他前途无量,可是周雨心里清楚,他即使有一身好天赋,却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才走到了今天。要有多少的疲惫与隐忍而不放弃,要经历怎样的黑暗徘徊而不犹豫,要战胜多少不该拥抱的欲望,才有了一次次的璀璨和绽放。

所以每次他撒娇的时候,每次定着小熊耳朵似的呆毛笑着摇他胳膊的时候,每次嘟着嘴拖长了语调叫他雨哥的时候,每次用那种你是我的亲人爱人所以纵容我一下吧那种眼神看着他的时候,周雨总想着,好吧好吧,给他一点甜甜吧,再给他一点甜甜吧。

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路,自己和他哪个不是栉风沐雨、求仁得仁。周雨看着他长大,看着他能扛起越来越重的担子,看着他在掌声与簇拥中越来越隐忍的笑意,看着他在失落与困难中越来越坚强的行走,没有一个人能感受到周雨心里的百味杂陈,没有一个人可以体会到他心里欣慰与心疼交织起来的的不可言说。

樊振东在长大之后总是愿意在别人面前喊他的名字,甚至“小雨小雨”的叫。不知道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成熟,还是觉得总叫哥哥显得幼稚和甜腻,又或者不愿意自己在外人面前把他当作孩子,无论如何,周雨总是纵容着他,顺其自然的看着他恃宠而骄。

可是,在很多个开心的喜悦的聚餐喝了酒的时候,他总是把对他称呼改回“雨哥”,噘着嘴一声一声的叫他。其实樊振东并不容易喝醉,周雨觉得他只是想找个理由跟自己撒娇。

不管多大了还是喜欢蹭自己,毛茸茸有点扎人的头发在自己脖颈儿蹭来蹭去,一声声的叫他,声音是和年幼时完全不同的低沉,却依旧透着甜。热气扑到自己的皮肤上,让他既有理所当然的踏实,也有心甘情愿的心动。

他总是对他心软。你想想那么大一只猛兽,在赛场上叱咤风云,又稳又狠,在自己面前却把毛毛放柔软对着自己露出最软乎乎的一面,冲着自己噘着嘴提着小要求。周雨总是愿意去抱一抱他、捏一捏他,他愿意给他这样一种依靠与港湾。
 

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身边之人,优秀而纯澈;所拼之事,热烈而璀璨。与身边之人走在拼搏的路上,一路都是风景。

在他身边那样那样近的地方,一晃啊,这些年就过去了。汗水也好,泪水也好,两棵树若恩恩爱爱的站在一起,谁会去在乎谁在为谁遮风挡雨。

路难走好走,幸而有人相伴。他的小熊猫长成了大熊猫,可是只要嘟一嘟嘴、撒一撒娇啊,这路上依旧会开出最甜的花来。

 

评论(6)

热度(63)

  1. 薄啦啦云光光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