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光光啊

倚楼听风雨

[凌李]你是光啊(上)

@wfx 的生日贺文~
小美人儿,生日快乐哦!
祝你早日能找到属于你的独一无二的最美的那束光。
感谢你这些年的陪伴,愿你有很长很好的一生。


楼诚衍生:凌远×李熏然
竹马,双向暗恋,年龄差很小,私设一堆。
可能有bug,欢迎指正。如有不妥之处希望可以温柔敲打我。


(一)

很多年后,凌远回想起自己的人生,似乎是从18岁的那年暑假,被一道光分成了两半。

那年的暑假,Z城下的雨很少,空气干燥,家家户户的空调日日夜夜的工作着。

凌远这一年17岁,过了这个暑假就要升高三了。在这个暑假里,他做了无数套模拟题,围着家旁边的公园跑了无数圈,用了无数张草稿纸,桌子上堆满了数不清的卷子。

他有的时候会学习到很晚,然后躺倒床上,摊成一个大字型,这时候他会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好,起码不用过分的思考自己荒诞的人生。

他经历过被抛弃的痛苦,所以他心里认定一定要紧紧抓住自己所拥有的。

他那时心里想的最多的事,就是努力优秀,并且保持优秀。他早熟而敏感,渴望去爱也渴望被爱。他不允许自己陷入更深的泥潭,他不敢叛逆,也绝不允许自己胡闹。

而在这一年暑假,李熏然的父亲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从C城带着他跨越一千公里的距离搬家到了Z城,于是,李熏然在16岁这一年和凌远成为了邻居。

暑假快要结束的那几天,凌远的养父语重心长的把他拉过来说:“今天跟我出去和李叔叔他家吃顿饭。李叔叔是我的老朋友了,工作调动来到咱们市,他儿子来这上学,就去你们学校上高一,小你两岁。我和你李叔叔是高中同学,你李叔叔是警察,当年你李叔叔年轻的时候还救过我的命呢,说来话长啊……李叔叔当年和你阿姨离婚儿子跟着他,工作忙又要拉扯儿子不容易啊,你以后可要好好照顾弟弟啊。”





凌远被带去了一家火锅店,屋里的冷气开的很足,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的人来人往。

他坐在那里发呆,满脑子里装着数学公式。这时,他看到有个男孩子笑着走向饭店,男孩的背后是一片灿烂的火烧云,他眼睛很亮很亮,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觉得李熏然才是一个少年该有的样子:生机勃勃的,在阳光下可以灿烂的笑,在深夜里不会留下辗转的眼泪。

“凌远哥,你好,我是李熏然。”男孩子大大方方的走到他身边,声音很好听,十五六岁的少年,长的不比自己矮多少,却很瘦,后背很直,像棵单纯而茁壮的树。李熏然看着很瘦,吃火锅的时候却能吃很多,十分认真的样子。话不多却很有礼貌,总是笑着看他,圆圆的眼睛像某种小动物。




那一天,他听到自己的心里仿佛有什么声音响起来,很多年之后,他才想明白,那是光划破黑暗的声音,那是一个故事开始的声音。

他就那样走进他的生命,在那样寻常又不寻常的一天。




(二)

李熏然有一个秘密,谁也不知道。

他长的好看,气质温柔而阳光,举止绅士从不欺负女同学。从小喜欢他的女孩子就很多,然而他没有接受过哪一位的表白,也没有去主动追过谁。他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孩子。

而这个秘密在他遇到凌远之后便有了载体,也越发得到证实。

李熏然发现,喜欢一个人是可以让自己听到被命运击中的声音的。

遇到凌远之后,他的心总会跳的乱七八糟的,特别是凌远盯着他看,或者不自知的用气声和他讲话的时候。

不知道哪天晚上,他做了从小到大最难以启齿的梦,第二天看到凌远眼神十分不自然,以至于凌远以为李熏然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凌远会给他讲最复杂的物理题,会用不抽象的语言交给他写作文,让他原来从来没有上过四十分的作文次次都能成为传阅的范文,会交给他怎么当好一个班干部,会在吃饭时把最好吃的肉留给他。

上学放学的路上,有一路他们每天坐的永远特别拥挤的公交车,黄昏的时候,路灯投射到公交车玻璃上,可以看到晃晃悠悠的昏黄的光点。

李熏然记得公交车急刹车时凌远总会用手拉住他不让他摔倒,有的时候他也会故意往人家怀里撞,成功之后偷偷的露出得逞的笑容。

然而李熏然不知道的是,凌远在反光的玻璃上把他的偷笑看的一清二楚。

李熏然觉得凌远就像月光,温柔而深沉,就在那里,不动声色的照着他的年少。

李熏然知道,他爱的那个人的眼里不仅有无人知晓的火焰,还有深不见底的海洋。

可是他总觉得他不开心,觉得他很累很累。

那时他还很小,他便就想和那个人共同承担人生的重负。






凌远以为他高中的最后一年会无比的黑暗和忙碌,然而,或许是李熏然的到来,日子过的快了起来。就像光,在灰暗的长流中明媚的一闪而过。

每天放学的时候,李熏然总会在凌远他们班门口等着他下课。高一放学早,他就坐在楼道的桌子里写作业,等着高三下了课,他便风风火火的拽着凌远去吃饭。

半大小伙子是吃的最多的时候,凌远每天看他吃的那么多,自己的胃口也变好了,在这个小家伙一顿饭不吃就各种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的狂轰滥炸下,他的饮食也规律了起来,胃疼的频率越来越小了。

李熏然总喜欢叫他哥,明明两个人还差不到两岁,可是李熏然总是很礼貌的叫他哥。声音干脆而清澈,熟稔的口气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

“哥,我们去吃小笼包吧。”
“哥,你学习真好,这一次没考好不算什么,你不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我听学姐说这次的题出的太怪了不是你的错,走我们吃饭去。”
“哥,明天我有篮球赛,我们班一定能干过他们。”
“哥……”

在李熏然一声又一声“哥”的包围下,凌远的高三生活渐渐结束了。他考了年级前十,他从小就想当医生,志愿全部填的医学院。然而,或许是因为看不懂自己的心,或许是因为李熏然看他的眼神太炽热,他的志愿没有一所填的他生活了很多年的这座城市。

毕业典礼的前一晚。

凌远在镜子前研究怎么打领带,明天他将代表优秀毕业生发言。

李熏然吃过晚饭晃晃悠悠的来到他家,看着一脸捉急的凌远,心里偷偷的笑了下。

“哥,你连个领带都不会打,我来帮你,你学着点,等你将来上了大学要系领带的场合就更多了。”

他们离得那么近,连彼此的眼睫毛都可以看的到,呼吸缠绕着。那一刻,李熏然贪婪的呼吸着他的味道,他想把这味道刻在心里,他离开了也可以在梦里呼吸。

凌远突然发现,李熏然都长这么高了,才一年的时间,他和自己的身高差的更少了。

李熏然的手指很漂亮,灵巧的帮他系好了。凌远觉得微微有些丢人,自己好像除了学习之外真的缺乏太多的技能。后多年后,他回想起来打领带这个技能还是李熏然教的,他都能在心里偷偷笑出声来。




这个暑假很快就过去了,李熏然有些不高兴,他的凌远就要飞走去另一个城市上大学了。

临走的那天晚上,是李熏然17岁的生日,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凌远特别的激动,喝了好多的酒,还像个老干部一样不让李熏然喝。一晚上絮絮叨叨说了好多好多话,李熏然感受到了他情绪的失控,他不知道他失控的原因,不知道这些原因里和自己有关的有多少。

那一夜,他知道了他全部的故事,知道了他的脆弱与坚强,他很心疼他,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便给了他一个笨拙的拥抱。

他抱住他,他第一次那么近的听到了他有力而年轻的心跳,他对凌远说:“哥,你别怕,还有我呢。”或许是为了温暖他,也或许为了自己的私心,李熏然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拥抱的滋味。

这感觉真好啊,你看世界上有那么多美好的人和事物,你却只想拥抱他一个,想在他一个人的怀里和他一起融化成火焰。

而凌远并没有反手抱住他,只是拍了拍他的后背,说,“我知道啦。”那一刻,凌远也不知道,他的理智到底是害了他还是帮了他……

那一天他们很晚才睡,午夜时分却都没有困意,他们在阳台上看天上的星星。星河灿烂,凌远觉得身边的人比那星光还要明亮而美好。夜风中,他缓缓开口:“熏然,你将来想干什么呢?”

“我啊,我也想像我父亲一样当一名警察。哥你一定是想当一名医生吧,你这么优秀,一定能当一名合格的医生的。”

“我想保护我爱的人,我想让这世界少一些眼泪。”

凌远欣慰的笑了,真是个好孩子啊,这样善良,这样相信自己。他有的时候觉得,两个人之所以如此亲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两个的灵魂都渴望光明。

他们都希望人间可以少些颠沛流离,他们不愿意浑浑噩噩的活着,愿意去思考,愿意为了梦而挣扎奋斗,愿意放弃仇恨与爱的人一起挣脱泥沼的牵绊。







(四)

凌远去另一座城市上大学之后,李熏然的功课也越来越忙了,他会在很累很累的时候给凌远打电话,他听着他的声音,一下子又有了勇气。他的声音是独一无二的,即使在千里之外,也可以如同温暖的海水般包裹他年少的心。

凌远放假回家的时候,会给他带很多他上学的城市的特产,当然,大部分都是吃的。他会监督他写作业。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起了做饭,给李熏然做各种有营养的饭,他觉得李熏然学习还是太辛苦,不能天天买外卖吃,需要好好补补脑子。

一天天过去了,李熏然越来越努力,他希望自己可以跟上他的脚步,希望可以变的强大,希望有一天可以坦然的拥有说爱他的资格,希望自己变的有足够的勇气去拥有这份可能被很多人不看好的爱情。

他有时候会想,我是不是不应该这样,他应该就是把我当弟弟吧,他将来或许会找一个漂亮的姑娘结婚,然后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会很温柔的对他的小孩子,教给他很多很多的道理。

一想到这个,他心里就特别酸。有天晚上他做梦梦到了凌远把一个女孩子领到他面前让他叫嫂子,他一下子就吓醒了,打开窗户,吹了很久很久的夜风。

如果实在睡不着了,他就在草稿纸上写自己想对凌远说而不能直接跟他说的话,第二天早上,再把草稿纸夹到书柜里最角落的一本书里。

他不在身边的两年里,他写了厚厚的一沓草稿纸。稿纸会泛黄,而思念不会,只会越来越厚,越来越深……

有的时候,年少时爱情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在看不见的地方生长,岁月刷的走过去,突然有一天便会发现,那枝枝蔓蔓已经缠绕满了心房。




李熏然不负众望的也考的很好,看到了自己想去的大学。两年的时间,他成长的更加的茁壮,他勇敢而坚定,有着自己的目标并且为之奋斗。他成长成一个少年最好的样子。

他又长高了,几乎可以平视凌远了。

而凌远似乎依旧保持着他的优秀,认真学习,积极参与学生工作,他依旧是女生心动的校草,男生嫉妒的对象。

李熏然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要到了凌远穿白大褂的照片,照片上的凌远比他想象的还要英俊。他在窗边站着,不知道看着什么,眼里装满了温柔。

那个暑假,他和凌远第一次出去旅游。他们选了一个有很多美食的城市,那个城市热闹而温情,夜风暧昧却纯粹,有着随处可见的山,有着可以激发摄影师创作热情的梦幻夜景。

那夜他们吃了火锅,喝了很多啤酒,走在江边,吹着夜风。万家的灯火,两岸的路灯,辉煌而明亮,江水上微微晃动的倒映,给人一种前世今生的味道。

“哥,你以后要多出来走走,你不要天天闷在屋里,你看这景色多美啊。”

“好好好,美美美,你可不可以站稳了,你瞧瞧你这酒量,不能喝还喝那么多。”

“我没醉,我是激动的,我喝酒上脸你不用担心我!”

李熏然在夜风里跑跑跳跳,脸上特别红,眼睛格外的亮。

凌远觉得李熏然说的对,不要把自己崩的太紧了,遇到这样好的人,所以连这样好的景色也变的更好了。

回到宾馆后凌远先睡了,李熏然坐在床旁边,盯着睡着的凌远。

他用手指悬在空中描摹他的容颜,痴迷的看着,然后,用指尖碰了碰他的嘴唇。

他应该不会醒过来吧。他想。

于是李熏然情不自禁的,把手指放在自己嘴上,吻了吻自己指尖。

喝醉了的小王子,在这个夏末的夜里,偷了一个甜甜的吻。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