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光光啊

倚楼听风雨

[凌李]你是光啊(下)


@wfx 的生日贺文

楼诚衍生:凌远×李熏然
竹马,双向暗恋,年龄差很小,私设一堆。
可能有bug,欢迎指正。如有不妥之处希望可以温柔敲打我。

接上篇





(五)

他们两个的大学在一座城市,离着五站地,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他们来到了一个更加繁华的城市,这个城市古老而热闹,有着无数来求学的学子,还有车水马龙与沙尘雾霾。

大学时,李熏然在加入的社团中认识了简瑶,女孩子情商很高,在又一次社团聚餐喝多了酒之后,他把他心底的秘密告诉了她。

简瑶表示很理解,并帮助他保守秘密。简瑶和他成为了好朋友,她觉得自己有这么一个帅哥朋友,而且他又不会占自己便宜,她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两个人认识久了,很多时候就随便了起来,一起去买个饭,陪女孩子逛个街,再加上是一个社团,大家都以为他们是一对。

那天凌远去他学校找李熏然,没有提前告诉他。这时李熏然却在和简瑶在后街买煎饼果子吃,天气有点冷,简瑶手上拎着吃的都是油,让李熏然帮她把帽子戴上。

而站在不远处正要给李熏然打电话的凌远却看见了这样的一幕,微微飘着雪的冬天,好看的男孩笑的一脸灿烂的给一个女孩带帽子,女孩子还调皮的趁机往他身上抹油。

他们的笑声传的很远很远。

十二月北方的风冷冽而干燥,刮在凌远脸上隐隐的疼。凌远身边路过的一个个女孩八卦的对另一个女孩说到:“你看你看,这不是我们院花和你们院草么,早就说他俩是一对了,看起来是真的啊。你看看,秀恩爱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啊。”

难道这个小子有女朋友了?

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李熏然这些年只把自己当,对自己多于朋友的爱只是因为依赖自己。




他从那以后开始有些疏远李熏然,李熏然刚上大学很多事儿很忙也没太在意,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和凌远一起坐飞机回家的路上,而凌远身边有个很有气质的漂亮的姐姐。

他们说说笑笑,凌远介绍他说:“这是我邻居家的小弟弟。”

“哇,你弟弟长的可比你好看多了,你看你天天像老干部一样教训我们。小学妹都喜欢这样的阳光美少年,弟弟,到时候有漂亮的小学妹姐姐介绍给你啊。”小姐姐长的漂亮,声音也好听,真是完美啊,李熏然心想。

他察觉出不对,他察觉出他俩的暧昧,可是李熏然想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不过也情理之中,凌远那么优秀,身边有优秀的异性一点也不奇怪。





那年李父升了局长,在家了叫了两家人吃饭庆祝。那天他特别高兴,说了很多话:“老凌,你看一转眼俩孩子都这么大了,我终于把熏然拉扯大了。当初工作忙啊,对不起他妈啊,幸亏熏然懂事儿,让我省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娶上媳妇,生个大胖孙子,我也算对的起我对他妈妈的承诺了。”

“唉,你别说,我家凌远也是,总不带女孩回来,急得我啊,真是发愁。”

两个孩子的心又往下沉了一些,心里都想着,要不为了对方好,就这样了吧,不要打扰他了吧,好好做个朋友吧。

于是饭桌上,他俩心怀鬼胎的朝对方戏谑的笑了笑,然而可能是因为心情太过低落,他们都没有发现对方笑的有多奇怪。

后面的日子就是误会叠着误会,犹豫叠着犹豫,两个人把控着做朋友的尺度。一日一日,到嘴边的爱越发不敢说了。

一转眼,他们毕业了,都开始了各自繁忙的工作。虽然两个人不似曾经亲密,可是在有糟心事儿的时候依旧会一起出来喝酒,没有人吐苦水的时候依旧会和对方诉说,凌远依旧会给他讲各种人生道理,李熏然依旧拉着凌远去吃各种好吃的。

他们都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后盾,是自己最痛苦时的底牌。在他们初入社会勇敢又脆弱的时光里,他们彼此用实际行动践行了那句:“君子之交,其淡如水。”

于是某警局和某医院里就有了这样的传说:

他们的李警官英俊潇洒却没有女朋友,估计是性冷淡吧。他们的凌医生帅气能干居然没有见过他的对象,八成是金屋藏娇吧。

而他们身边那些个别知道真相的女同志,都是又无奈又着急。

她们觉得这样的帅哥自己永远都拥有不了,纷纷表示,真是,好气啊。





(六)

凌医生最近被医患纠纷的问题弄的头昏脑胀,最近他们院的医闹越来越猖狂,他看过几次别的科闹这个事儿,没有想到最近事儿闹到自己头上来了。

医闹来拉条幅,上面写着看了让人心惊的话,大吵大闹的吵着要赔偿。

那天眼看着局面无法收拾,小护士偷偷报了警。凌远怎么也没想到来的居然是李熏然,他也想不明白那天病人家属的情绪怎么那么激动,“你害死了我哥哥,你还把警察叫来了,你算什么医生……”他一边骂着,一边不知道从哪拿出了把刀,在空中笔划着。

“病人家属,您冷静点,医院会给您一个合理的解释!”“你让我怎么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李警官眼看着他像凌远要害处捅去,毫不犹豫的挡在他面前,那一瞬间,他在想,如果这一刀捅在凌远身上,他会有多疼啊。

李熏然摊到凌远身上那一刻,凌远的脑袋嗡的一声仿佛要炸裂了,他闻到了血的味道,他已经好多好多年没有这样的恐惧和害怕了。







黄昏时分,凌医生守在病床前,等着他的小王子醒过来。

刚刚直到手术后医生跟他说他问题不大,捅的位置并不是十分要害,算是有惊无险,凌远砰砰砰跳的心才稍微缓过来些,他险些站不稳,扶着墙慢慢蹲下,眼泪在眼眶里颤颤巍巍。

如果他怎么样,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小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睫毛在空中划出好看的弧线,他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哥,你没事儿吧。”

“你傻不傻啊,有事儿的是你你不知道啊。你不知道疼么,你往前挡什么挡啊……”他的声音颤抖的说不下去了。“算了,你醒来就好。你要有什么事儿。你让我……”

“哥,别说了,我这不没事儿么。”然后他笑着看着他,有些傻乎乎的,像个小孩子。

凌远觉得那笑容明亮的几乎灼伤了他的眼睛,以至于他忘记松开死死握住李熏然的颤抖的手。





因为他要住院几天,凌远回家帮他拿生活用品和衣服。

李熏然给了他钥匙,凌远在开柜子时哗啦啦掉下来一大堆的草稿纸,像一场雨一样把李熏然隐藏的心事掉落在他的身边。

那纸上的笔迹从青涩到成熟,不变是一样的有力道,一样的大气挺拔。

那纸上记录着密密麻麻的岁月:

“我很喜欢凌远,可是他在离我千里之外的地方上学,我只能听听他的声音,可是已经很好了,是我太过贪婪。”

“凌远身边会不会有很多追求者啊,我要更优秀一点。”

“现实真让人无奈,我有点开始动摇了该不该说出自己的爱,或许这种陪伴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吧。”

“我本来打算放弃去爱他了,可是我又梦到了他,梦到了我们在一起以后的生活。”

“那天我们出任务我受了伤好疼,可是想想远哥的笑,就觉得这点小伤也算不了什么了。”

……

力透纸背的不仅是一排排的字体,还是过往岁月里的辗转和思念。


他居然真的喜欢自己,和自己抱着一样的想法,他居然那么早就开始喜欢自己,他居然那么喜欢自己。

凌远那一刻心尖欣喜的发疼。

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



凌远冲回了医院,他的心里仿佛在喷着烟花,一朵接着一朵。

“熏然,我被你的草稿纸糊了一脸,所以觉得……”李熏然一脸蒙逼的在想,我怎么把橱子钥匙给他了,啊我好像把草稿纸都扔到衣橱里了,当时怎么没有反应过来呢。

“我觉得,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在一起吧?”

“你说什么?在一起?你别是可怜我吧,还是想报答我啊,凌远哥不要开这种玩笑。”

“是不是开玩笑,你接下来就知道了。”

他吻上了他的王子,他吻上了他渴望去爱的肉体与灵魂,小王子没有反抗,发呆了两秒钟,攀上了他的肩膀,回应他。

他们在夕阳下接吻,凌远拥着为他受伤了后有些脆弱的小王子,轻轻的吻着。

他们都流下了眼泪,就像那句话说的:“是有多爱他,连接个吻都要流下眼泪。”

“我真的害怕,我过了这一生,这一生的爱人却不是你。如果哪天我闭眼了,或者你闭眼了,却不曾去爱过,不曾在一起过,你不会后悔么?我不会后悔么?我们原来是有多傻啊。”

“是啊,多傻啊。哥,可是我们多幸运,可以在彼此身边这么多年,然后,还可以有然后。”





凌远这些年的厨技越来越高了,他心里总觉既然李熏然这么喜欢吃,那么自己一定要好好学做饭,以后可以做给他吃。

他现在觉得,这个以后,可以是一辈子。

经过这场变故,凌远把李熏然接到自己住的公寓,让他好好养病。

凌远在给他做饭的时候特别的全神贯注,这时候他觉得李熏然就应该和他住在一起,他们就应该相爱,他就应该好好的吃我做的饭。

把李熏然接回家的第一个晚上他就下了厨。做着做着饭,李熏然就像只狗狗一样蹭到凌远身边,从背后环抱住他,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蹭着他的脖子,使劲呼吸着,声音似乎故意软软的说:“我饿了,好香。”一头卷毛蹭着他的下巴,弄的凌远的心痒痒的。

“马上好了,快去等着吃吧,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爱撒娇。”

他们坐在窗户前吃着晚饭,夏日的黄昏时分,晚霞美的是那样的不真实,凌远恍然想起来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在这样一个有着晚霞的黄昏,那天有个人披着霞光万里向他走来。






(七)

这一年,是他们认识的第十个年头,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世间那样美的两束光终于汇合在了一起。

时间哗啦啦的走过去,十年过去了,却恍惚如同初见。

他们长大了,他们在人世间穿梭,眨眼间染了一身的红尘。他们变了很多,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他们做着可以看到人间黑白的职业,在危险的山峰破解绝境,见惯了生死离别,却依旧没有丢掉年少时谈论梦想时的那颗心。

他是他的爱人,是他的晨光与晚霞,是最美的星河,是岁月深处宁静的光点。

他是他的伴侣,是暗夜里照着小路的月光,是下过雪后昏黄温暖的路灯,是惊涛骇浪间屹立的灯塔。

他们是彼此的光啊。

是光啊。

评论(1)

热度(26)